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

  直升機組成“70”字樣。本版圖片均新華社發

  直升機組成“70”字樣。本版圖片均新華社發

  空中護旗梯隊的直升機飛過北京上空。

  空中護旗梯隊的直升機飛過北京上空。

  受閱的轟炸機梯隊。

  受閱的轟炸機梯隊。

本報記者 高戬

殲擊機、轟炸機、運輸機、預警機、艦載機、武裝直升機……

昨天上午,一架架參加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的戰機飛越天安門廣場,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。蘇州長風航空電子有限公司的現場維保工程師們心情激動,因為每一架受閱戰機都在他們的精心維護下保持着最佳狀态。

在後方,長風公司的研發生産團隊同樣激動萬分——幾乎每一架受閱戰機上,都有他們研發生産的核心部件,其中部分産品的性能,已達到世界領先水平。

自豪:“蘇州智造”戰機顯示器世界領先

長風電子傳感器事業部部長王尊敬告訴記者,長風研發生産的航空發動機傳感器,覆蓋了中國現役軍機的所有機型。

王尊敬介紹,傳感器相當于飛機的神經系統,實時監測飛機的溫度、振動、位移、轉速、壓力等方面的參數,為飛行員的操作顯示界面提供基礎信息。“在研發過程中,我們模拟飛機所能遇到的所有惡劣環境,對産品進行一次又一次的破壞性試驗,”王尊敬說,“因此長風生産的傳感器,能夠在各種極端環境下正常工作,能适應—100℃—1300℃的溫差,經受超過一般設備20倍的振動強度。”

傳感器監測到的數據,通過顯示器傳遞給飛行員,而顯示器則是長風電子的另一個強項。

“我們研發生産的顯示器,同樣也覆蓋了中國現役軍機的所有機型。”長風電子軍品研究所黨支部書記、副所長王偉自豪地告訴記者,他們為我國新一代戰機研發的顯示器,在多個方面實現了突破——

它把以往的4塊顯示器集成在一起,而且集數據解析、圖像生成、圖像顯示功能于一體,因此,它一下子為飛機減重了25公斤,而在通常情況下,飛機的減重是以克來計算的;

它具備了紅外控制和語音控制功能,而這兩項功能大大減少了實體按鍵的數量,飛行員可以像操作智能手機那樣對飛機下達指令;

它在陽光直射的情況下仍能清晰顯示,同時能夠防止陽光中的紅外線對紅外操控系統的幹擾,而且能在極其嘈雜的環境中智能識别飛行員的嗓音;

它的所有電子部件都設計了雙備份,如果屏幕的一側在作戰中被擊毀,另一側仍能正常工作……

王偉說,這款顯示器的主要性能,目前已經達到世界領先水平。

信念:我們曾經落後,所以我們隻能拼命

“世界領先水平”是如何實現的?王偉說,是全體長風人“拼”出來的。

王偉告訴記者,在長風公司裡,“準點下班”幾乎是不存在的,每周上班6天、每天工作12小時是常态,每周上班7天、每天工作13小時也不稀奇,“我們整個顯示器團隊,曾經在廠裡吃住了7個晝夜”。

王偉所經曆的最極端的“疲勞戰”,是一次首飛現場試驗。那次,他在飛機旁的腳手架上站了4天3夜,累到極點時,站在腳手架上睡着“了,睡了不到1分鐘,又驚醒了,繼續幹活。”王偉說。試驗結束後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腳手架上爬下來的,因為他已經“感覺不到腿的存在”。

王尊敬說,在研發過程中,他們的團隊經常把自己“逼上絕路”——為了做好樣品的極限特性,想方設法“破壞”掉已做好的樣品,從而找到弱點再補強升級,然後再想辦法“破壞”,再補強升級,如此循環往複。有“一次,我們在做抗振動試驗”,王尊敬說,為了把樣品“破壞”掉,他們不斷地提升振動強度,結果振動設備不堪重負“罷工”了,“當時已經是淩晨一點多,我們隻好到處打電話,尋找功率更大的振動設備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台,又立即帶着産品趕過去。試驗結束時已經是早上8點多了,我們索性回到公司繼續上班……”

“我們對家人虧欠得太多。”王偉說,有一天晚上,他母親不幸遭遇車禍,而他當時正在加班,于是隻能請了1個小時的假,把母親送到醫院後又匆忙趕回公司。

長風人為什麼要這麼拼?王偉說,因為我國的航空工業曾經比别人落後許多,“所以,我們有壓力,隻能拼命”。

辛酸:因為閱兵保障“牛郎織女”才相會

每一次重大閱兵,長風公司都會派出技術保障人員對受閱戰機進行現場維保服務。今年的國慶閱兵,擔任現場維保任務的,是李文倩、陳育花、唐成穎、陳承威、尹文彬等。

他們的使命是“維護保養零故障,應急處理零差錯,受閱裝備零抛錨”。為了實現這個目标,他們從6月初就開始了緊張的工作,迄今沒有休息過一天。每天,第一架飛機起飛前他們就要開始工作,最後一架飛機降落後,他們還在工作。今年夏天最熱的時候,機場的地面溫度接近50℃,“而機艙裡的溫度更高,鑽在裡面維修,簡直就像呆在一個烤箱裡”。

對于李文倩而言,這一次的現場維保“累并甜蜜着”——因為她駐守的保障點,恰好是自己丈夫的工作單位。在參與此次國慶閱兵現場保障工作之前,李文倩常駐沈陽,負責整個東北三省以及内蒙古自治區各空軍部隊的軍機維保工作;她的丈夫是空軍地勤軍官,兩人之間的距離近1000公裡。

李文倩告訴記者,她長年奔波在外,出一趟差乘二三十個小時的火車是常有的事,有時買不到座位票,要在車上站十幾個小時。孩子剛生下來,就被李文倩送到了河北老家,最近幾年才跟她一起在沈陽生活,“但孩子經常見不着媽,早上他還沒醒我就去上班了,夜裡我下班回來他已經睡着了”。

今年6月,這對“牛郎織女”終于相會了。即便如此,他們也不能像普通夫妻那樣厮守,丈夫住在軍營裡,李文倩住在外面,隻有在彼此的工作有交集時才能見面。李文倩開玩笑地說,現在她和丈夫之間的關系就像同事,“但這樣已經很不錯了,我們知足了”。

随着閱兵保障任務的完成,李文倩和丈夫又将分别,繼續他們的“牛郎織女”生活。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内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内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将及時核實處理。
夜經濟點亮鄉村旅遊
打卡“網紅”博物館
健身遊玩
水上揚帆
感受國粹之美
日新者日進